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報報業集團) >> 綜合新聞

“鋼軌神探”助力高鐵“中國速度”

——記中鐵三局線橋公司探傷工薛建峰

來源:太原日報 作者:邢曉梅 2019年06月17日 21:33

  6月12日,時速高達350公里的“陸地航道”京張高鐵軌道全線貫通,“百年京張”再續新篇。如今,速度一再刷新的中國高鐵,伴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已成為展示國家形象的一張亮麗名片,駐晉央企中鐵三局線橋公司焊軌分公司的探傷工薛建峰與他的團隊,在其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探傷工”這個工種鮮為人知,其實,他們就像是給鋼軌做診斷的醫生,采用超聲波鋼軌探傷儀和手工檢查相結合的方法,“望聞問切”,對鋼軌進行體檢,及時準確發現各種鋼軌病害,確保鐵路運輸安全。

  如今我國高鐵大多為無縫線路,與普通線路相比,無縫線路消滅了大量鋼軌接頭,大大提升了高鐵的運行速度。而500米長軌的焊接與探傷是鋪設無縫線路的重要環節,薛建峰和他的焊軌探傷團隊,就承擔著焊接無縫線路、消除鋼軌焊縫隱患,為高鐵軌道提速提質保駕護航的重任。

  翻過綿延逶迤的八達嶺,在詹天佑主持修建的京張鐵路旁,中鐵三局線橋公司焊軌分公司京張鐵路項目部鋪軌基地建于此。六月的驕陽下,薛建峰一邊向記者介紹,一邊嫻熟地給鋼軌做著“B超”,“我們的精度要求是毫米級誤差,鋼軌里一點細微的灰斑、氣孔都會造成行車事故,因此,探傷不能有半點馬虎和閃失。”他蹲在鋼軌旁,先在上面涂一層潤滑劑,然后將超聲波鋼軌探傷儀的探頭貼合在鋼軌表面,依次在軌頭、軌腰、軌底部慢慢滑動,雙眼始終緊盯著旁邊屏幕上的波形變化。

  這樣的工作他做了整整20年。

  20年的時間里,他用腳步丈量了80余條高鐵和地鐵線路,先后參加了秦沈客專、武廣高鐵、京滬高鐵、哈大客專、滬昆客專、寶蘭客專、京張高鐵等高鐵及北京、南京、廣州等地鐵的鋼軌焊縫探傷工作;20年的時間里,他帶領團隊完成鋼軌焊縫探傷16萬余個,其中檢測高鐵無縫線路7500公里,占國內高鐵總里程的1/8,無一錯判、漏判,一次性驗收合格率實現了驚人的100%,將19項“全國優秀焊接工程獎”收入囊中;20年的時間里,他和團隊發揚“大國工匠”精神,不斷追求完美和極致,成為行業的領跑者,多項指標創造了世界第一,“三局焊軌”成為業界知名品牌,由此,他被同事們親切地譽為“鋼軌神探”“薛神醫”。

  烈火試真金,薛建峰的探傷水平經受住了諸多考驗。一次,同事們和他開玩笑,將一段有問題的鋼軌當合格品拿來讓他檢測,他一上手便肯定地說出了問題出在哪里,這份篤定與自信,源于他多年來的歷練積累和卓越匠心。2017年,他帶領的探傷團隊在寶蘭客專承擔了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鋼軌焊縫探傷工作,7個多月的時間,將寶蘭客專800公里線路、4000多個焊頭檢測了三遍。驗收時專家團隊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說怎么可能沒有一點瑕疵,之后換人反復驗證了三次,焊接點天衣無縫,最終深為嘆服。此線路所有探傷驗收合格率100%,創造了國內焊軌規模與質量合格率最高紀錄。

  始于勤,立于本,敬于業,精于技。只有掌握頂尖技術,才能傳承工匠精神,創造出一流產品。作為集團公司唯一一個具有三級鋼軌探傷資質的高級技師、路內為數不多的探傷專家,薛建峰不斷學習,總結出“一看、二照、三量、四觸、五定”的探傷工作法,他潛心鉆研鋼軌焊接探傷技術,攻克了一道又一道技術難關,參與編寫的《200km/h無縫線路鋪設用300m長鋼軌基地廠焊工法》等獲評山西省省級工法,《用于地鐵鋼彈簧浮置板結構道床鋼軌的鋼軌支架》獲得國家實用新型專利……諸多成績,贏得了業內同行的高度評價,并樹立了他在行業內的地位,兄弟單位經常前來向他取經,學習探傷技術,探尋焊軌零缺陷的秘訣。“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作為焊軌探傷團隊的領頭羊,薛建峰始終把做好傳幫帶作為應盡的職責,他將技術和經驗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徒弟,幫助他們盡快成長,現在焊軌分公司有9人取得一級探傷資質,13人取得二級探傷資質,2人遠赴非洲工作,技術力量居同行業之首。

  談到工作,薛建峰侃侃而談,提及其他,他卻寡語少言,但記者捕捉到這樣一個細節:攤開手掌,薛建峰滿手都是小黑點,這是多年來探傷給他留下的紀念。為準確判定傷損性質,薛建峰在探傷時會徒手觸摸鋼軌焊縫表面,每次探傷結束,他手上都會扎滿細脆易斷的鐵刺,拔掉露在肉外的部分,剩下的則留在肉里,吃飯端碗都扎心地疼。探傷工作的艱辛由此可見一斑。他曾經連續一個月吃住在施工現場,每天睡眠時間加起來只有四小時左右。探傷需要以半蹲方式進行,他常常一天要彎腰上千次,工作結束身體無法挺直,腰酸背痛,膝蓋疼痛難忍。每到施工緊張期,平均每天走2萬步,最多時走了4萬多步。一次為了檢查焊頭,他從早晨七點走到晚上八點半,一個區間到另一個區間徒步走了整整29公里,雙腳都磨出了水泡,中途餓了啃兩口隨身攜帶的干糧充饑,長年飲食不規律使他患上了胃病。寶蘭客專焊軌關鍵時期,母親骨折住院、女兒高考填報志愿,他瞞著單位一直堅守在施工一線,一個多月后,才利用工地轉場間隙回去看望了一下,隨后又匆匆趕回工地……“為什么我們比外國人干得好,除了技術因素,就只有一個‘苦’字,我們吃得了所有的苦,在施工期間,‘白加黑’‘五加二’是常事,這對我們來說不算什么。”說起經歷過的那么多艱難,他報以淡然一笑。

  20年的焊軌探傷職業生涯,與鋼軌有關的一切已深深植入他的血液中。他說自己“一看見軌道就感覺特別親切”,甚至晚上遛彎時,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軌道邊上,像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所牽引,“比去公園有意思。只要在鋼軌旁,就會感覺特別踏實、安心。”

  這份職業也帶給他巨大的滿足與無上的光榮。到上海出差,列車行駛在自己親手檢測過的京滬高鐵軌道上,平穩得感覺不到一絲的晃動,坐在車上的薛建峰,成就感十足。女兒乘高鐵出行,會驕傲地對小伙伴說:“這條鐵路是我爸爸修的!”他成為女兒心目中的英雄。“探傷作為高鐵和地鐵軌道工程的最后一道工序,是承載著千百萬人生命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線,責任重于泰山。有幸加入到中國高鐵建設大軍中,能夠為中國高鐵貢獻一分微薄的力量,我感到特別自豪!”不善言辭的薛建峰,說出來的此番話卻如此鏗鏘而堅定。

(責編:歲月)
119期两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