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報報業集團) >> 綜合新聞

【時代新人 晉陽工匠】晉陽工匠95后“小鮮肉” “焊”出絢麗青春

——記太原重工工程機械分公司焊工魏杰

來源:太原日報 作者:李曉并 2019年06月18日 15:16

  如果不是因為年齡,作為一名焊工,魏杰不會引起關注。在90位被命名的第二屆“時代新人 晉陽工匠”中,涉及基層一線操作崗位的工種達50余個,提起焊工,人們自然會想到被譽為“焊接大咖中的A咖”的樊志勤,他在去年已經榮膺首批“晉陽工匠”殊榮。

  寫過樊志勤的文章后,同樣是來自太原重工,同樣是焊工,還能做出什么花樣來?

  23歲的魏杰,成功吸引了關注的目光,不僅因為他是年紀最小的一位“晉陽工匠”,更因為他從17歲開始,一年比一年增厚的那一摞獲獎證書——2013年山西省第九屆技工院校職業技能大賽焊工“第一名”,2014年山西省第十屆技工院校職業技能大賽焊工“第二名”,2015年太原市第十屆職工職業技能大賽焊工“第二名”“太原市技術能手”“太原市二等功”,2015年山西省第五屆職工職業技能大賽焊工“第四名”“山西省一等功”,2016年山西省第三屆青工大賽焊工組“二等獎”,2017年“山西省青年崗位能手”,2018年“三晉技術能手”……還有更厲害的,這么年輕的他,職稱已經是技術工人里最高的“高級技師”了。

  在太原重工工程機械分公司的廠房內,面前的魏杰完全是一個孩子。提起樊志勤,他靦腆一笑:那是我師傅。

  難怪,名師和高徒。“能有今天的成績,主要是通過比賽這條‘捷徑’。”魏杰說得輕松而直接,從前吃過的苦受過的累,全都風輕云淡。

  2013年,從太重技校畢業的魏杰進廠實習,第二年正趕上太原重工工程機械分公司成立,他有了一份正式工作,從事自己所學專業,做焊工。

  先是跟著師傅學,做一些簡單易操作的。夏天,工作服里面還要穿秋衣秋褲,以免焊花飛濺灼傷。高溫炙烤下,覺得真苦。“既然干上了,就好好干吧,爭取追上師傅們的水平。”18歲的魏杰,給自己定下了最簡單樸素的“小目標”。

  焊工是技術活兒,學校習得的那些粗淺理論遠遠不夠。魏杰除了繼續學習焊接工藝學、電焊工焊接等專業理論知識外,多看、多問、多練、多聽,向老師傅請教,尤其在“練”上下苦功夫。每天完成廠里的生產任務,下班后騎上電動車去焊接培訓中心練,一練就是一晚上。如果上夜班,就下了夜班直接練到早晨。魏杰說,焊工的最高職稱是高級技師,但基本的前提是必須熟練掌握手工焊、氣保焊和氬弧焊三大類焊工技藝才行,比如氬弧焊,會的人多,但精通的人少。

  為了練好這一門技藝,他在家里放一只焊把,下班回到家就右手執焊把,左手送“焊絲”,那“焊絲”是用筷子充當的。站、蹲、躺,各種姿勢,各種高度,不斷重復。再比如手工電弧焊,350毫米至400毫米的長度,從引弧開始到焊接完畢,大概兩分鐘左右,中間不得停頓,必須一氣呵成。焊接一塊鋼板45分鐘,45分鐘保持蹲的姿勢,初練習時,用不了多久腿就發麻,現在蹲一兩個小時都沒有問題了。

  靠一個“練”字,幾年下來,從手工電弧焊的全位置焊接到手工鎢極氬弧焊、二氧化碳氣體保護焊,魏杰練就了一身過硬的技術本領,積累了豐富的焊接知識和經驗,也讓他在省、市各項職工職業技術比賽中嶄露頭角,大展身手。

  比賽是“捷徑”,讓魏杰練就了一手“好活”,一身“絕活”,自然也會承擔起廠子里的“大活”。TZM1200全路面起重機是太原重工工程機械分公司生產制造的起重噸位最大的起重機,主要結構件全部采用高強鋼材質。這種材質的焊接,對接到任務的魏杰是一個挑戰。他查閱相關資料,向經驗豐富的師傅學習,與其他技術人員交流,嚴格按照工藝要求執行,總結了自己的一套工作流程,提升了效率和合格率。但是后來焊接處出現了橫向裂紋的問題,魏杰發現是因為焊時不具備整體預熱的條件。在和技術人員研究后,采用了加熱之后用石棉布保溫,多層多道進行補焊,有效防止冷裂紋,最終達到一次性合格。

  依舊是炎熱的夏天,依舊在車間廠房里炙烤的焊槍前,魏杰腳踩鋼包鞋,棉質防護服里面依舊是秋衣秋褲,他穿好披肩帽,戴好防毒口罩。送絲機緩緩將焊絲送出,他左手拿起焊接面罩,右手用焊槍觸到焊點,霎時,一道弧光,焊花四濺,魏杰說:“這是在焊支腿蓋板,必須手工焊。”

  “你現在追上師傅的水平了嗎?”魏杰不好意思地笑了:“還有差距,但我會把學到和掌握的知識和技術傳授給更年輕的焊工,讓更多的人成為技術上的尖子、行業上的狀元。”現在,魏杰是“樊志勤創新工作室”的一員,在工作室學習新技術、新理念、新知識,也幫助各個分公司搶修一些技術難度較高的故障,并經常與工作室大師們一起解決公司難以解決的焊接難題。

  “要堅持,要雞蛋里面挑骨頭,要精益求精,因為在技術領域,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所謂工匠精神,是努力,更是責任。”說這些話時,魏杰不再是初見時那個孩子。

(責編:張凱)
119期两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