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報報業集團) >> 特別關注

廣告引發焦慮 誰是少兒編程熱的幕后推手

來源:太原晚報 2019年11月07日 09:48

  “未來的文盲,就是現在不懂編程的小孩”“不會寫代碼就喪失了網絡生存能力”……近來,大量引發家長焦慮感的少兒編程廣告,充斥于自媒體和公共場所。記者調查發現,繼奧數、英語之后,少兒編程成為最新教育培訓熱點。少兒編程如此火爆,誰是幕后推手?家長是否應該讓孩子學編程?

  勢頭迅猛:家長跟風、資本跟進

  “未來的文盲,就是現在不懂編程的小孩”……近來,類似言論以廣告或軟文的形式,頻頻出現在自媒體、公共場所及家長群里,且愈演愈烈。一些名人紛紛為相關培訓站臺。這一切給少兒編程籠罩了一層高端、前瞻的色彩。

  據了解,少兒編程課程分為兩類,一類是面向6歲以下孩子的簡單機器人拼搭式教育;一類面向6歲以上小學階段的兒童,以圖形化、模塊化的編程語言在編程軟件里創作情景動畫。

  少兒編程課花費不菲。記者調研市場發現,以7歲孩子每周上1節課為例,線下課程一般一年1萬到2萬元,線上課程一年多在5000元左右。 記者近日在天眼查上檢索顯示,360余家公司的經營范圍里含有“少兒編程”,其中,在一年內注冊的公司有190余家。少兒編程培訓機構北京橙旭園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陳斌說,我國少兒編程今年的市場規模大約有50億元,未來兩三年內預計還將有3到4倍增長。

  火熱背后:政策導向、資本驅動、機構販賣焦慮

  少兒編程培訓為何如此火爆?首先是政策鼓勵。中國人民大學信息學院院長文繼榮認為,人工智能教育是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讓青少年適應數字化時代的戰略需要。

  2017年7月國務院頒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規劃明確提出“在中小學階段設置人工智能相關課程,逐步推廣編程教育,鼓勵社會力量參與寓教于樂的編程教學軟件、游戲的開發和推廣。”

  目前,北京、重慶、廣州等地教育部門都出臺了人工智能課程逐步進校園的規劃。浙江省從2017年開始,包括編程的信息技術已經納入高考選考科目。在政策鼓勵下,資本紛紛進入少兒編程培訓市場。

  不容否認的是,一些機構刻意“制造焦慮”對少兒編程熱推波助瀾。一位南京少兒編程創業者說,有的公司員工冒充家長在家長論壇、家長微信群和自媒體里發表一些制造焦慮的言論,然后以“免費體驗”的形式吸引消費者。

  此外,培訓機構的市場火熱,也與學校相關教育跟不上有關。“編程和人工智能教育對學校的師資、教程和硬件條件都有很高要求,并不是所有學校都具備條件,很難馬上納入必修課。培訓機構滿足了部分市場需求。”文繼榮說。 北京市東城區某小學的朱同學今年10歲,家長給他報了一家培訓機構的全年40課時線上課程。家長說,一方面是因為孩子確實對圖形化編程感興趣,另一方面學校開設的編程課課時短、不深入。

  課程標準及評價體系尚不完善

  人工智能編程技術的學習有明顯低齡化趨勢,中學開始學,甚至小學也開始學。是不是越早學習越好?“要辯證看這個問題。”文繼榮說,讓孩子早接觸到人工智能,對成長有幫助。然而,人工智能背后有數學、統計、腦科學等多方面知識,中小學生理解起來有些困難。家長在這個階段應以培養孩子的興趣為主。

  北京郵電大學互聯網治理與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崔聰聰認為,學編程并非年紀越小越好。兒童的想象力和對世界的好奇心彌足珍貴,有些編程培訓班,教育方式不得當,可能會讓孩子形成機械的思維模式,對孩子的全面發展未必是好事。

  雖然資本一擁而上,但業內人士認為,除了備受詬病的過度宣傳,少兒編程培訓行業還存在其他不少問題。

  目前,少兒編程培訓行業創業的門檻較低。天眼查顯示,從事少兒編程培訓的190余家公司是在一年內注冊的,其中127家的注冊資本在100萬元以下,且部分公司的資本金并未實繳。更重要的是,少兒編程的課程標準及評價體系尚不完善,培訓質量參差不齊。

  “青少年到底需要怎樣的人工智能培養體系、課程體系和知識體系,如何做好從小學、中學到大學的知識銜接,需要花大力氣去研究、嘗試。”文繼榮說,現在處于自由競爭階段,未來教育部門應發揮引導作用,聚合各方智慧,并加快建立課程標準,提高教學水平。 新華社北京11月6日電

(責編:王春宇)
119期两码中特